Fendi开始进入后Lagerfeld时代奢侈品

2019-09-24    来源:BoF时装商业评论    &#    
自从Karl Lagerfeld今年2月份去世以后,负责配饰和男装系列的创意总监Silvia Venturini Fendi接管了曾由Lagerfeld负责的女装系列。Fendi的祖父母于1925年创立了这个品牌。新

  自从Karl Lagerfeld今年2月份去世以后,负责配饰和男装系列的创意总监Silvia Venturini Fendi接管了曾由Lagerfeld负责的女装系列。Fendi的祖父母于1925年创立了这个品牌。新的职责范围让她的旧头衔显得有些平庸。什么头衔更适合她现在的角色呢?当她从罗马打来电话时,我在想这件事。经过一番思考,她建议道:“Fendi女士(Mrs Fendi)?”她犹豫了一下,然后大笑起来。

  Silvia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幽默感,带点无聊、狡猾,还有点偏执。“对我来说,在工作中保持这种活力非常重要,”她说。为此,她喜欢在Fendi的家庭影院为设计团队放映每一季新的作品。“这不仅仅是参考,也是那个系列情感的起点。”

  所以,随便你怎么看Silvia设计的2020年春夏系列吧。她播放的第一部影片是1968年的《The Anniversary》。贝蒂·戴维斯(Bette Davis)扮演一个有毒家庭的女家长。“我喜欢她对待所有男孩子的方式,”Silvia说。“她是一个极其优雅的女人,但她也是世界上最刻薄的女人,我希望T台上有一个刻薄的女孩。”戴维斯在电影中戴着一个和她服装颜色相配的眼罩。“我也喜欢她把消极变成积极的方式。这让她显得非常独特。我问自己,麦当娜(Madonna)是不是受到了眼罩的启发,因为她脸上的某些东西让她们看起来越来越像了。”

  Silvia的第二个选择甚至更离谱了:《Carry on Camping》。是的,Barbara Windsor在充满活力的晨练中丢掉了她的胸罩,却获得了电影般的永生。“我总是从我喜欢的生活方式开始,尤其是在夏天的户外活动。所以,野营基本就是这场时装秀的起点。”

  Silvia很清楚,在电影《Carry on Camping》中,露营的含义远远超过了塑料小帐篷。我们期待看到合成纤维织物与棉布。泳装与皮草。多一点身体意识。“是大胆,而不是性感。”Silvia称,她想做一些与六月份的男装秀完全不同的设计,男装秀的园艺主题表面上跟户外活动有联系。她出现在室内只为了一件事。“把外面的东西带入里面是件有趣的事。而这一次,更像是带有60年代后期感觉的80年代。”仔细思考后,她决定这场秀的主题是“正常与乖戾”。

  但或许这一直是Fendi的症结所在。贝蒂·戴维斯和Barbara Windsor只是怪异冰山的一角。当你有一个由性格迥异但又出奇兼容的品牌时,就会发生这样的情况:严谨的中欧派(Mitteleuropaischer)设计师Karl Lagerfeld和无拘无束的Roman Silvia Fendi。Silvia的母亲和她四个令人敬畏的姑妈最初在1965年聘请Lagerfeld担任顾问设计师。她的童年生活中一直都有Lagerfeld的存在,但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野孩子,跑去巴西,她在那里有了两个孩子,并在海滩上做首饰。我认为Lagerfeld更享受这种意想不到的转变。当然,当她在90年代回到家族中时,他和Silvia成为了伙伴,两人的合作让Fendi在奢侈品梯位上达到了现在的10亿美元级别。

  Lagerfeld给了她极限。她喜欢这样。显然,在他离开后,Silvia觉得自己有了更多的责任,但她对自己的怀疑比以前更多了。“以前,Karl会做决定。因为他不是每天都在,所以我必须在没有他的情况下自己做决定,但他会是第一个给出评价的人。我只希望他会喜欢我所做的一切,而不是让我重新开始。”

  有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。“我从Karl身上学到的是,即使是从你不喜欢的东西中,你也能找到一些可以着手开始的东西,一些可以保存下来的东西,一些可以告诉你更多事情的东西。”Silvia说。“有时候从你不喜欢的事情开始是件好事。我总是在寻找事物的第四个维度、最有趣的维度,当你看着某样东西,然后你必须走到它的后面,让它以某种方式属于你。”我认为这是收获意外惊喜的秘诀,她表示同意。“那是最让你兴奋的地方。”

  现在Silvia的极限必须由她自己做主。“我经常问自己Karl会怎么说,但Fendi是过度和克制、严格和自由、中欧和罗马的结合体。即使他不在身边,我的思维方式也是由这些并列关系决定的。Fendi从皮草开始做起,这是最原始的材料,与之相对的是非常现代的合成材料。这成为了这座时装屋的美学。公司就是建立在此基础上的。Karl和Fendi一起有54年,所以说‘Karl Lagerfeld时代’听起来并不‘正常’。现在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想法。”

  尽管如此,我仍然对Fendi是否会以一种Silvia“独裁”管理的方式发展而感到好奇。“我很想知道人们是如何看待我所做的事情的,”她若有所思地说。“我不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,我只是不断地去做,用我的旧规则,Fendi的规则,还有我自己的规则——以我所做的事情为乐。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,人们就会理解并从中收获乐趣。”

  在遵循Fendi的规则和她自己的规则之间,你可以想象在Silvia的生活中一定存在两者的紧张关系。我在想,这个拼命逃跑的任性女孩会变成什么样女人。“当我被这些草图、面料、纸张包围时,我总是梦想着有一天我能逃离,”那位女士说。“我身体里的女孩仍然在想,‘总有一天我会回到那里。’但我想那个女孩会为我感到骄傲,因为我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积极和坚强。”

  CNN最近刊登的一篇人物报道让人动情地回忆起她的出身。“当你不得不拿自己和像我母亲、姑姑或祖母这样强大的女性比较时,你会想,‘我永远也做不到。’但当我看到CNN的报道时,我想,‘哦,我的天,我真的融入了那个故事。我成功了。’但是,我也感到自己是一个超脱的人。我总是想着如果我不在这里,我会做什么。我永远不知道是我选择了这个世界,还是这个世界选择了我。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,我总是在问自己。”

  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,她梦想成为一名医生或精神科医生。“与性格复杂的人共事,关心他人。也许如果我不在Fendi的话......”她的思绪渐行渐远。

  “你可以从Fendi女士变成Fendi医生,”我建议。

  “Fendi医生和Hyde女士,”她立即反驳道。

  我们挂上电话后,又是一阵大笑。

1
3